您现在的位置:童秀网作文网人物作文关于父亲的作文关于爸爸的作文:蓝天的恩情

关于爸爸的作文:蓝天的恩情

04-11 20:25:57| http://www.ertong6.com |关于父亲的作文|人气:574
关于爸爸的作文:蓝天的恩情关于父亲的作文,
  父亲很早就去逝了。自从我(wǒ)的(de)文章开始被报刊接受时起,我(wǒ)每年都想写一写纪念他(tā)的(de)文章,可一直没有写出来。

  究其原因,是因为我(wǒ)对父亲太缺乏感情了。

  今天,我(wǒ)终于坐了下来,将遥远而又贴近的(de)父亲的(de)身影定格在时光的(de)荧幕上,仔仔细细地(de)筛选记忆中的(de)碎片,我(wǒ)发现,正如所有父亲都护爱他(tā)的(de)儿女一样,我(wǒ)的(de)父亲也护爱着他(tā)的(de)每一个儿女,只是,他(tā)的(de)爱不(bù)像土地(de)对庄稼的(de)爱那样直观,而更像蓝天对万物的(de)爱,是那样伟大而又难以触摸,甚至还有一些隔膜。

  父亲给我(wǒ)的(de)第一印象是他(tā)从不(bù)理睬我(wǒ)们。小时候,上学要走到三里多远的(de)小路。和(hé)小伙伴在一起,我(wǒ)最羡慕的(de)是他(tā)们偶尔遇到了自己的(de)父亲,就亲热地(de)喊一声“爹”,更多的(de),则是他(tā)们的(de)父亲主动喊自己的(de)孩子,并吩咐着一些话,如:注意安全呀,放学了早点回家呀,等等。而我(wǒ)的(de)父亲从来都板着脸,远远地(de)瞥我(wǒ)一眼,昂着头从我(wǒ)身边走过去,好像并不(bù)认识我(wǒ)。我(wǒ)呢,则红着脸低下头,感觉就像正在受老师的(de)批评。

  父亲成天在外面忙碌,只有吃饭睡觉时在家里。吃饭时,他(tā)仍然是对我(wǒ)们不(bù)理不(bù)睬,盛满饭就吃,吃得(de)特别快,哗啦哗啦吃完了就出门去干活。

  所以在我(wǒ)的(de)印象中,父亲是一个不(bù)把我(wǒ)放在眼里的(de)人,我(wǒ)们在一起形同路人。如果真的(de)把我(wǒ)当作不(bù)认识的(de)人也就罢了,我(wǒ)也不(bù)会害怕他(tā)。可他(tā)偏偏管着我(wǒ),管我(wǒ)的(de)惟一方式就是:打!

  打,是父亲留给我(wǒ)童年的(de)最深的(de)烙印。

  那时去大队小学校上学,要经过街面上的(de)新华书店,我(wǒ)几乎每天都要走进书店,站在玻璃外面看里面的(de)小画书封面,却从来没钱买回一本。有一天晚上,我(wǒ)睡觉时从父亲枕头下摸出了五角钱,一激动就塞进了自己的(de)书包,打算买回一本《红灯记》或《小英雄雨来》什么的(de)回来看。可一觉还没有睡醒,就被揪了起来,父亲从书包里搜出五角钱后,不(bù)由分说就是一顿“细条子”,专往脑袋上抽,抽得(de)我(wǒ)钻心地(de)痛,哭嚎声惊天动地(de)。直到邻居家秉烛敲门,过来责备他(tā)才住手。那一夜,我(wǒ)再也无法睡着,早上一摸脑袋,起了满头大包。这一次挨打,是我(wǒ)记忆中的(de)第一次,也是最刻骨铭心的(de)一次。

  从此,我(wǒ)再不(bù)敢偷大人的(de)东西了。后来,我(wǒ)拥有许多画书,成了著名的(de)小书迷,则是自己上山挖中药材换来的(de)。

  父亲打我(wǒ)的(de)日子很多很多,随着我(wǒ)的(de)年龄增长而改换打人的(de)工具:最初是细条子,而后是棍子、扁担。时常打得(de)我(wǒ)抱头鼠蹿、满地(de)乱跑,跳着脚嗷嗷叫。打急了,我(wǒ)也像狗一样“跳墙”,反过来大喝一声:不(bù)许你(nǐ)打!我(wǒ)只让我(wǒ)妈打!

  这句话有时也管点用,居然止住了父亲的(de)手。不(bù)过,当我(wǒ)犯了错误时,他(tā)照打不(bù)误,而且不(bù)由分说,打完了一走了之,不(bù)管我(wǒ)如何哭、如何痛,如何在心里恨他(tā)、骂他(tā)。

  所以,在我(wǒ)的(de)印象中,父亲不(bù)仅严厉地(de)管着我(wǒ),而且对我(wǒ)特别狠毒。

  但父亲也给我(wǒ)的(de)童年留下了许多“闪光点”。

  由于孩子多,属缺粮户,家里经常喝哗哗响的(de)稀粥。有一年,身体瘦弱的(de)父亲终于决定到江西去搞“副业”,拉着板车,跟几个同伙上路了。可不(bù)到一年,父亲又两手空空地(de)回来了,车子没有了,人也瘦了许多,不(bù)仅没挣回一分钱,还少做了一年的(de)工分。父亲面对着母亲哭了一场,哭得(de)像猫叫一样令人揪心。为了弥补这一年造成的(de)损失,父亲白天干完活,晚上就抱着铺盖到没人去的(de)阴森森的(de)野山沟里为生产队的(de)树林守夜,时常带回来一些又甜又酸的(de)小野果,和(hé)蘑菇,往桌了上一丢。

  早上一起床,父亲常年不(bù)断的(de)“功课”就是到河边挑水,直到水缸暴满。这样,一家人一天的(de)用水问题就解决了。为了赶上早工,父亲挑得(de)很快,很急。但不(bù)管刮风下雨下雪,他(tā)从不(bù)耽误,甚至连生病了都照挑不(bù)误,挑满了再上床休息。

  父亲还包了一家人的(de)碾米工作。只要母亲说声“没米了”,次日一大早,父亲就挑着两箩筐稻谷,到四五里外的(de)集镇上打米。等他(tā)赶回来,已经日出三竿了。这时,父亲空着肚子挑着担子,晃悠悠地(de)小跑着,总是累得(de)气喘吁吁的(de),接着又匆匆吃完已冰凉的(de)早饭,赶去上工。

  父亲可以包吃水,包碾米,但惟一不(bù)能包的(de)是“花钱”。这是他(tā)最头疼的(de)事。母亲一嘀咕:要打盐了、要灌煤油了、孩子要交学费了……父亲就皱起了眉头,到处想办法。父亲能想的(de)办法就是到生产队会计那里去借。因为他(tā)实在没有办法生出钱来。

  我(wǒ)想,父亲的(de)坏脾气,很有可能就是让“钱”逼出来的(de)。

  最令父亲耻辱——也令我(wǒ)感到没脸见人的(de)一件事,我(wǒ)一直搁在心中,没对任何人讲过。那就是某年某月某日,父亲为了家里急需的(de)钱,竟和(hé)大哥一起趁夜深人静偷生产队的(de)石头卖,不(bù)想被守夜的(de)人抓个正着。由于出身好,够不(bù)上“坏分子”资格,但父亲却被迫印了5000份《悔过书》,上面写着自己的(de)姓名地(de)址,以及犯错误的(de)经过,亲自到全县各地(de)乡村去张贴。自此以后,父亲不(bù)仅在生产队的(de)欠款单上又落下了自己的(de)名字,而且很久很久抬不(bù)起头来。我(wǒ)看见他(tā)更瘦了,脾气更坏了。我(wǒ)吓得(de)天天绕开他(tā)走路,连吃饭都不(bù)敢在他(tā)眼前。

  父亲终于有了高高兴兴的(de)时候,那是我(wǒ)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县重点高中的(de)日子。人们都来恭喜父亲,夸我(wǒ)是大学生的(de)坯子,值得(de)重点培养。父亲一高兴,送我(wǒ)一个日记本,日记本的(de)扉页上写着个“奖”字,那是他(tā)在地(de)区开劳动模范大会时得(de)到的(de)奖品。在我(wǒ)的(de)记忆中,那是父亲首次喊我(wǒ)的(de)名字,并且是欢欢喜喜地(de)喊。我(wǒ)像接受一个不(bù)认识的(de)人赠来的(de)礼品一样,低下头,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  父亲到银行贷了款,为我(wǒ)筹集学费,还让母亲给我(wǒ)做了一套中山服。开学那天,他(tā)陪着我(wǒ)坐在拖拉机上,一路颠簸地(de)往县中学开去。

  但这种相对融洽的(de)气氛很快就过去了。高二时,因为痛感双眼近视,加上学习成绩不(bù)理想,我(wǒ)接受了一个教师的(de)劝告:趁现在村中学缺少教师,退学补进去,再复习转正,不(bù)就等于上了大学吗?我(wǒ)兴冲冲赶回家,把这个好主意向母亲说了,却不(bù)敢告诉父亲。等父亲知道了这个消息,又是不(bù)由分说,摸出一根扁担就朝我(wǒ)奔来,我(wǒ)很久没经历过这种恐怖了,腿肚子一颤,拔腿就跑,但还是被赶上来了。紧接着肩膀上就挨了两下子,痛得(de)我(wǒ)当场摔倒。要不(bù)是及时赶来的(de)母亲抱住了他(tā),还不(bù)知道会打成什么样子呢。

  我(wǒ)恨死了独断专断的(de)父亲。父亲要亲自送我(wǒ)去学校,被我(wǒ)断然拒绝了,结果是母亲送我(wǒ)去的(de)。

  我(wǒ)被赶回学校后,再不(bù)敢提退学的(de)事了,也不(bù)愿经常回家。尽管我(wǒ)用了功,尽了自己最大的(de)努力,结果还是没能走进大学的(de)门槛。而这时,村中学里的(de)民办教师早已招满了。

  父亲后悔极了!他(tā)悔恨当初干涉我(wǒ)退学。他(tā)的(de)悔恨,表现在他(tā)对我(wǒ)的(de)态度上——他(tā)看我(wǒ)的(de)眼光不(bù)再凶狠,吃饭时还为我(wǒ)夹菜;更表现在他(tā)极力为我(wǒ)找工作的(de)努力上。每天晚上,他(tā)都在和(hé)母亲嘀咕着找谁谁开后门的(de)事,第二天一早,父亲就提着礼品出发了,而晚上回来,往往落得(de)一脸的(de)失望和(hé)沮丧。

  其实,我(wǒ)早已没有埋怨父亲的(de)意思了,反而认为自己辜负了父母的(de)培养。因此我(wǒ)正准备自学成才。我(wǒ)对父亲为我(wǒ)而奔波并不(bù)以为然,但我(wǒ)不(bù)敢和(hé)父亲谈话,也不(bù)想和(hé)父亲谈话,就把这种不(bù)以为然告诉了母亲。父亲知道后,说:他(tā)一个近视眼,不(bù)找个好工作咋办?

  从那以后,我(wǒ)常常在深夜里听见父亲转辗反侧压得(de)床板吱吱响的(de)声音,和(hé)他(tā)那长长的(de)深深的(de)叹息声。有一次,母亲告诉我(wǒ)说:你(nǐ)爹昨晚哭过了……

  我(wǒ)的(de)心一抖,父亲,你(nǐ)犯得(de)着这样吗?我(wǒ)不(bù)是挺好的(de)吗?我(wǒ)还年轻,我(wǒ)会走出一条自己的(de)人生路的(de)。可我(wǒ)不(bù)敢把心中的(de)想法告诉父亲,也不(bù)愿告诉他(tā),只向母亲反映了。

  然而,就在一个人不(bù)知鬼不(bù)觉的(de)夜晚,父亲,我(wǒ)那令人生畏而又难以亲近的(de)父亲,在没有任何预兆和(hé)反应的(de)情况下悄悄地(de)离世了。他(tā)死于高血压引起的(de)脑溢血。就这样,我(wǒ)被突然地(de)中断了与父亲的(de)父子情缘,永远地(de)失去了那只有五十五岁的(de)父亲。

  守在父亲的(de)灵柩旁,我(wǒ)呆坐良久。虽然揪心地(de)痛苦着,却流不(bù)出一滴眼泪。

  后来,我(wǒ)多么想写一写我(wǒ)的(de)父亲啊,可一直写不(bù)出来。

  我(wǒ)经常想,我(wǒ)住了这么久的(de)那几间房子,哪能一块土坯不(bù)是父亲亲手垒起来的(de)?将我(wǒ)养大成人的(de)大米和(hé)白菜,又有多少不(bù)是父亲亲手劳动所得(de)?我(wǒ)的(de)所有学费,又有哪一元不(bù)是父亲用血汗挣来的(de)?可我(wǒ)为什么对他(tā)就产生不(bù)了一丝亲近感?是父亲的(de)错吗?他(tā)尽了那么大的(de)责任供养我(wǒ)和(hé)他(tā)的(de)其他(tā)儿女,让我(wǒ)们长大、让我(wǒ)们读书,并且为我(wǒ)的(de)工作而操心,他(tā)并没有对不(bù)起我(wǒ)的(de)地(de)方。

  是我(wǒ)的(de)错吗?我(wǒ)仅仅是缺少这种对父亲的(de)亲附力而已。

  可我(wǒ)为什么只亲近我(wǒ)的(de)母亲而不(bù)能亲近父亲呢?而我(wǒ)那几位哥哥和(hé)弟弟,也有着与我(wǒ)一样的(de)感受。

  渐渐地(de),我(wǒ)明白了,母亲对儿女的(de)爱,就像土地(de)对庄稼的(de)爱,土地(de)母亲紧密地(de)抚摸着她的(de)儿女,给它(tā)们甜蜜的(de)奶汁和(hé)营养,亲手将儿女养大成人,所以,庄稼们才那么热烈地(de)赞美着土地(de)母亲的(de)美德和(hé)奉献。而父亲对儿女的(de)爱,就像蓝天对大地(de)的(de)爱,他(tā)所能做而必须做的(de)就是撑起这片高高的(de)蓝天,为了大地(de)上那些生灵万物的(de)成长。当它(tā)们寒冷时,天空就吹来一阵春风送来温暖;当它(tā)们酷热时,天空就飘起一块白云遮住太阳;当它(tā)们干涸时,天空就下起一场透雨湿润土地(de)……这就是蓝天对大地(de)的(de)恩情,是那样伟大和(hé)无私,那样充满了雄性的(de)责任感和(hé)使命感。尽管有时它(tā)也打雷闪电地(de)发怒,也把雨露变成冰雹落了下来,从而伤害过幼小的(de)植物,但这不(bù)足以冲淡它(tā)的(de)伟大和(hé)无私。而这些恩泽,大地(de)上的(de)万物却从来没有体会到,甚至对它(tā)们曾经遭受过冰雹的(de)打击而怨恨蓝天。它(tā)们只对土地(de)表示感谢。

  父亲对我(wǒ)和(hé)其他(tā)儿女的(de)恩情,正像蓝天对大地(de)的(de)恩情一样,实实在在而又难以亲近。这大概是由于我(wǒ)自觉不(bù)自觉地(de)受制于父亲的(de)弱点和(hé)他(tā)曾经对我(wǒ)的(de)不(bù)恰当的(de)教育方式吧。

  现在,我(wǒ)也做了父亲,我(wǒ)也像当年自己的(de)父亲一样为了一家人的(de)生活而奔劳着,无暇与儿子在一起,陪他(tā)逛公园和(hé)做游戏。当我(wǒ)看到三岁的(de)儿子只与他(tā)的(de)母亲亲吻拥抱而拒绝我(wǒ)的(de)双手时,我(wǒ)就想:儿子,也许做父亲的(de)注定永远得(de)到这样的(de)回报。

  父亲节又来临了,我(wǒ)终于坐在电脑桌旁,慢慢打出这些文字。我(wǒ)的(de)眼眶不(bù)断地(de)湿润着,是第一次为纪念我(wǒ)的(de)父亲而流泪。不(bù)是因为歉疚,而是因为发现……


如果要转载作文《关于爸爸的作文:蓝天的恩情》,或者小学生作文网上其他原创作文,
请注明出处(www.ertong6.com)

关键字:关于父亲的作文,有关父亲的作文,描写父亲的作文